|

可信组件

友情链接

  • 上海市上海农场
  • 地址:江苏省大丰市上海农场
  • 邮编:224153
  • 电话:0515-83265004

找回年味儿

2019/01/25 13:49

我们在一年年的“过年没意思”中失落,却也希望能够找回点年味儿。年味儿是淡了,记得儿时是那么期待过年,大扫除、买新衣服、自家蒸馒头、蒸包子、蒸年糕、贴春联、走亲访友、拿红包......说到这里,我似乎明白年味儿少在哪了,这不是我们在网上天天喊着的仪式感嘛?

年味儿是啥?是新衣服、是春联、是年夜饭、是糖果、是烟火鞭炮、是压在枕头下的压岁钱......

是一家人在团圆的温暖。和母亲说我快放假,母亲开玩笑的回我,还不如滚去上班呢,在家还得忙饭给你吃,突然有点梗住了,是啊,过年在家里的我们除了抱着手机,似乎也没有帮上忙,母亲还得忙着去蒸年糕、包子,买年货,这几年母亲似乎连糖果都不高兴买了,因为没人吃。

在看看我们的年少了什么?少了一家人拿压岁钱,一边打麻将一边看春晚的笑声,少了对“宋祖英”、“赵本山”还有那句“想死你们了”期待,即便看了也是各种的吐槽,大部分的人似乎连回看都觉得在浪费时间了,更让人期待的,就是定个闹钟抢二马的红包雨,其实央视也是花尽了心思,希望帮大家找回曾经的年味。

但要说少了年味,也不尽然。父亲每年都会家人群里一声声,“群主发红包”“大舅发红包”“大伯发红包”的呼声下,几百几百的撒钱,然后大家抢到没抢到也很是开心,这似乎又是另一种年味。

我问过母亲,现在想吃新鲜的肉鱼那么方便,还腌什么咸肉咸鱼呢,又干又硬,母亲告诉我,因为习惯了,总感觉不做这些没过年。是啊,这些年年夜饭也不做了,都是去饭店吃,咸肉咸鱼也腌的少了,姐姐也不再愿意带包子回苏州了,嫌弃累赘了。我们过去过年才能放开吃的东西,在如今却再也不稀奇了。母亲每年还是坚持自己在家灌香肠,自己灌好了帮着邻居朋友一起灌,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吃新鲜的香肠,一碗咸菜蒸香肠一碗饭。

还记得上个周末开车陪母亲去裕华街上蒸年糕,和小时候在一个雾气弥漫的屋子里蒸的记忆不一样了,做生意的老板是搭了个临时的棚子,挤在棚子前的,大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,蒸年糕的阿姨也快70岁了,就我一个年轻人,我妈很骄傲的说,我儿子怕我不方便拿,开车来帮我运。一个上午也没有看到一个同龄人,都是些老一辈的在那里拎着袋子,磨面,然后排队蒸糕,然后和旁人念叨着,蒸了过年吃,多蒸点等自己孩子从城里回来给他们带回去的。但我知道,带了回去,大多数东西最后都放冰箱里无人问津。母亲又何尝不一样,年年都会多蒸点包子,多做点肉圆什么的拿给姐姐带走,冰箱放不下,为此特意买了一个冰柜,上半年带过去,下半年吃不掉再带回来。

万家灯火,一声炮竹声,打破宁静的夜空,千万家炮竹声争相齐鸣。年还在,味还在,年味还在我们心里,只是年年有不同,年年有新意。(朱晓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