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
可信组件

友情链接

  • 上海市上海农场
  • 地址:江苏省大丰市上海农场
  • 邮编:224153
  • 电话:0515-83265004

麦农

2021/06/25 09:05

伴随着久保田最后一声长啸,滚滚烟尘开始慢慢消散,科研中心的麦子终于收完了。随后开始进入漫长的脱粒、晾晒、考种阶段,单株(穗)、株(穗)行、株(穗)系、小区……。小材料收获全部采用最原始的人工方式,基础种繁殖用收割机辅助。速度之快、效率之高,今非夕比。虽然小伙伴们大多已被晒得黝黑。但颗粒归仓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,远胜过一切辛劳。大浪淘沙后的期待全都在这满地金黄的麦穗里,在这尘土飞扬的旋转中。

参与收获科研材料的大爷大妈们大多已是花甲之年,他们成了试验田里劳作的主力军。早上七点上班,下午五点下班。已从农民转变为产业工人。整个田野,白天是机器轰鸣、人声鼎沸,傍晚却又万籁俱寂、空无一人。仿佛这世界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,定时启停。让人莫名地有些感伤。

儿时的曾经,像电影中的画卷扑面而来。多少个夜晚,奉命看麦场的孩子们,躺在生产队的集体晒场上,枕着麦秸秆,嚼着麦粒,闻着麦香,在初夏轻柔的凉风里望着满天繁星,听大人们讲故事、拉二胡、吹口琴……现在想来,实在是一种奢侈的享受!如果重现在画家的笔下,该是多么的唯美!

八十年代还没有大型农机,收割全靠人工加镰刀,从天黑干到天亮,再从天亮干到天黑,没有“朝七晚五”。生产队的脱粒机是滚桶式的,主要靠柴油机带动,一家脱粒,多家帮忙,歇人不歇机,男女老少齐上场。也有在手扶拖拉机后面拉个大石滚压麦子,像驴拉磨一样的原地打转,一直干到夜深人静。跟着大人们忙活的孩子实在太困了,就抓一把麦草放在车斗里,躺在上面,即使再颠簸,也能在柴油机的撕吼声中沉沉睡去。

斗转星移,时光荏苒,四十年沧海桑田。科技在飞速发展,社会在不断进步。时代的洪流总是滚滚向前。岁月的长河中,新旧更替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每个年代都有它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特征,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成熟的季节里,麦子一片黄色,麦穗大多是低头弯腰,但也有少数桀骜不驯的昂着头,把麦芒冲着天空的方向高高举起,再大的风、再大的雨,他们也不会屈服,如同种业公司这群倔强的小伙伴们。(刘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