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
可信组件

友情链接

  • 上海市上海农场
  • 地址:江苏省大丰市上海农场
  • 邮编:224153
  • 电话:0515-83265004

大馍

2021/07/05 15:23

馍,是北方的叫法,属于地方传统面食,把面粉加水调匀,发酵后蒸熟而成。成品外形多为半球形或长方形。过了淮河,以徐州为中心半径一百公里之内,大多以面食为主。在以大米为主食的淮南地区,面点多为搭配,当地人称之为"馒头"或者“窝头”。种类很多,原料也较为丰富。尤其是沪苏杭地区,面食花样繁多,荞麦的、玉米的、红薯的、高梁的等等,令人眼花缭乱。

手工制作的馍外形大多不规则,色泽暗黄,口感粗糙,偏硬,但麦香味很浓。现在的馍大多是机器制作,流水线生产,外形光滑美观,又白又嫩,发酵后很蓬松、很柔软,看着很大,但用力压一下,顿时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,吃着有咬劲,但回味不到大自然的麦香。

我的家乡在苏北农村,北与连云港相邻,西与宿迁接壤,不南也不北,米饭面食皆宜。但在八十年代末没有“旱改水”之前,每到秋冬季节,满眼都是“白花花”的一片,盐碱很重,所以一直是以旱粮为主。在我到县城上高中之前,很少有饱餐一顿白米饭的,基本上都是吃面食或者粗粮,几乎是田里产什么时令的就吃什么,遇到青黄不接时,还得东借西凑,勉强渡日,挨饿是常态。

饥饿是童年最深的烙印。吃两顿饭是常事,早饭是玉米面稀饭或者“全麦粥”,午饭(或晚饭)还是它。人吃了猪吃、鸡吃、狗吃。几乎天天如此。鸡也下蛋,但很难吃到,都拿去换钱买其他生活用品了。对付饥饿,我幼年的经验是:饿了就睡觉,睡着了就感觉不到饿了。那时候最好的收成是麦子。大米饭是想都不敢想的奢望。

每年夏收后都要将最好的麦子送到粮站缴公粮,缴完公粮所剩无几,质量也是残次的。记忆里最深的是,每每此时,母亲总会蒸一锅大馒(长形大馒头)当饭,有我的手臂长,色泽暗黄,咬起来很硬,但闻起来很香。做好后放到篮子里,用棉沙布蒙好,再吊到房梁顶的挂钩上,这么做的目的一可能是防鼠,二可能是防孩子偷吃。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,父母下田还没回来,实在是饿得不行,我就找来一条长板凳,让年幼的弟弟骑在我的脖子上,我再站到板凳上,终于够到了藏在房梁上的篮子,取出大馒,沿着原来的切面,用菜刀小心翼翼地切下约一指宽,兄弟俩分着吃了。那是我这辈子吃得最香的一块馒,从此之后,再没有过。兄弟俩为此提心吊胆好多天,一直害怕被母亲责罚。但是这一次,素来细心的母亲“似乎”并未察觉。窃喜之余不免多了些许内疚。时至今日仍无法释怀。

三十年过去了,日子越过越红火,我仍然偏爱大米饭,不大愿意吃面食。早上妻子在食堂买了两个馒头,吃着吃着,眼泪又下来了......(刘伟)